歌詞讀音錯誤歌曲

出自 Eason Chan Music Wiki 迅音樂:陳奕迅音樂維基
前往: 導覽搜尋
加新歌曲

以下列表為陳奕迅把歌詞錯唱的歌曲。

神奇化妝師

  • 專輯:? (2011年)
  • 填詞:林夕
  • 歌詞句子:「華麗被單裡裝滿的跳『蚤』」

「蚤」一字讀音為「早」,但此字容易和「蝨」的讀音混淆,「蝨」的讀音才是「室」。

苦瓜(派台版)

「沏茶」的「沏」字該讀作「砌」,但陳奕迅在派台版的苦瓜中把其讀作「切」。後經Wyman提醒才重新錄音更正。

視訊

  • Right version

1. (Original MV in 2011) (1:37):

資料來源

『沏』(cai3) - http://humanum.arts.cuhk.edu.hk/Lexis/lexi-can/search.php?q=%CBP From 粵語審音配詞字庫

心的距離

「徊」的讀音在大陸和台灣之間備受爭議,大陸堅持讀「huai2」,台灣有些歌手則讀「hui2」,陳奕迅亦跟著讀「hui2」。

Allegro, Opus 3.3 a.m.

  • 專輯:H³M (2009年)
  • 填詞:小克
  • 歌詞句子:「詞種太『雋』永 詞風太細膩」

「雋」正音為「俊」,於「雋永」一詞時則讀作「吮」。後來一零年專輯Time Flies中,《陀飛輪》歌詞「和蕭邦的雋永」中把「雋」字讀對了,陳奕迅解釋是查了字典之故,才作出更正。

七百年後

  • 專輯:H³M (2009年)
  • 填詞:林若寧
  • 歌詞句子:「多得你原諒我『骯』髒」

「骯」正音為「ong1」,但陳奕迅在此歌曲讀作「康」。原本他在2006年What's going on...?專輯中《白玫瑰》的一句「如同『骯』髒污穢不要提」是讀對了「ong1」的。

第一個雅皮士

陳奕迅一時把"賓"和"奔"的國語發音混淆了,「奔」發音應為「ben1」而非「bin1」。

幸災樂禍

陳奕迅在叱吒樂壇訪問中自爆原來當年Wyman是填「反彈當致敬」,但錄音時則唱錯,連帶歌詞本亦跟其改作「再」而非「當」...

防不勝防

  • 專輯:The Line-Up (2002年)
  • 填詞:黃偉文
  • 歌詞句子:「在你抽『屜』中放低戒指是我」

「抽屜」的「屜」字該讀作「替」,但陳奕迅在專輯版本的<<防不勝防>>把其讀作「舌」,陳奕迅在其後的演唱會演唱這首歌曲時已更正。

低等動物

  • 專輯:打得火熱 (2000年)
  • 填詞:黃偉文
  • 歌詞句子:「讓美色 給『官感』體諒過程 其實極漂亮」

黃偉文原先所填的歌詞該為「感官」,意思為感覺的器官,但陳奕迅卻錯誤把「感官」唱作「官感」(「觀感」),意思則為感受和反應,把黃偉文所寫的原意歪曲了。因此,陳奕迅曾為此而表示歉意,並在其後的演唱會演唱此歌曲時把錯誤更正。

視訊

  • Right version

1. (Concert in the 2001 The Easy Ride Live) (2:07):

The lyrics of it is wrong.

2. (Concert in the 2007 Eason's Moving On Stage 1) (1:28):

The lyrics of it is correct.
  • Wrong Version

1. (Original MV in 2000) (1:44):

The lyrics of it is correct.

天下無雙

這個「削」字是「削減」的意思,該讀作「爍」。但陳奕迅誤把其讀作「肖」,並在其後的演唱會演唱此歌曲時把錯誤更正。

視訊

  • Right version

1. (Concert in the 1999 903 加州紅紅人館狂熱份子音樂會) (3:00):

2. (Concert in the 1999 大個唱 Big Live 99) (1:08):

3. (Concert in the 2007 Eason's Moving On Stage 1) (1:12):

  • Wrong Version

1. (Original MV in 1998) (1:01):

The lyrics of them are all correct.

資料來源

『削』(soek3) - http://humanum.arts.cuhk.edu.hk/Lexis/lexi-can/search.php?q=%ABd From 粵語審音配詞字庫


內疚

  • 專輯:? (2011年)
  • 填詞:陳奐仁/陳奕迅
  • 歌詞句子:「每當我回頭,內疚是劊子手」

該句中的「劊」字,正確讀音為「gui4」。而陳奕迅在歌曲中讀音為「kuai4」。